把杰克·琼斯送走,吴冕并没有回家,而是和楚知希再次回到核磁室。

这次不光没有外援周国辉,连技师都没留下,整个核磁室空空荡荡,只有吴冕和楚知希两个人。

“哥哥,比最坏的情况稍好一点点,但也只有一点点。”楚知希很干脆的说道。

“嗯。”吴冕眯着眼睛看着屏幕上的影像,沉吟了几秒钟,说道,“一个微型刺激电极肯定不行,和重度帕金森的治疗是两个概念。”

“脑部功能区损伤太大也不行,你有其他好办法么?”

“没有。”吴冕白玉一般的手指开始在机器上操作起来。

刚刚简单的三维立体图像上开始迅速出现一条一条的细线,迅速填充在之前图像的空白位置上。

这些“细线”是灰白色,在彩图三维立体图中毫无生机,仿佛是小孩子的涂鸦一般,密密麻麻、无意义的把失去电刺激的大小神经束勾勒出来。

看着复杂的犹如天书一般的三维图像,楚知希右手手指绕着辫子,这个习惯性的动作只有她在无意识思考问题的时候才会做。

吴冕暂时没有思考,他把三维立体图案拷贝下来,又着手修改软件里的参数。过了半个小时,才带着楚知希去办公室。

“哥哥,必须损伤一部分功能区,可能会对苏醒后的孩子造成身体、功能甚至是性格上的影响。”楚知希抱着笔记本,看着三维立体图,有些不确定的说道。

吴冕微微摇了摇头,他坐在椅子上,眼睛看着窗外的夜幕。

脑部深处电极植入术肯定要损伤到一部分脑组织,这是必然的。

但从重度帕金森患者的治疗来看,治疗过程中脑部功能区受损,对患者的影响并不大。至少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术后出现言语、情绪障碍的报道。

丫头担心的事情吴冕也知道。

毕竟是植物人唤醒,和重度帕金森症的治疗不同,需要安置的电极很多。过多的穿刺必然会导致手术时间延长以及副损伤加大,甚至出现意外情况。

“可以分5次做。”吴冕沉声说道。

“精神功能区、视觉区、听觉区、机体感觉区、语言功能区?”

“大概是这样,具体我还要详细研究。现在我们用的是FHC公司的微电极,效果一般。”吴冕说道,“我想一下,首先对机体感觉区做针对性的手术。”

“哦。”楚知希的回答明显有些遗憾。

“想什么呢。”吴冕微笑说道,“你是不是以为做完手术之后,孩子就像正常孩子一样了?”

“是你搞的研究么。”楚知希辩解道,“我家哥哥无所不能!”

“别闹,客观规律,客观规律,想什么呢。”吴冕笑道,“这次手术主要是让兰科看到希望,然后生产我需要的穿刺针与微电极。”

“那得多久啊。”楚知希无奈的大声说道。

“兰科有技术储备,他们这种公司虽然暂时用不到,但还是会分出一部分力量进行研究,做好储备的。”吴冕说道,“不去想这些,我们把主要精力用在选取手术入路上。而且要针对现有的手术入路与穿刺针提出针对性意见,如果兰科给力,可能3次手术就够了。”

……

……

袁伟静静的坐在病房里,看着阿嫲。

他生性凉薄、狠辣,这辈子唯一的羁绊不是几个女人和孩子,而是眼前这位垂垂老矣、日薄西山的阿嫲。

小时候,在袁伟还没有记忆之前,父母就已经过世,是阿嫲一手把他带大。

发达之后,袁伟也没敢带着阿嫲海上漂流,而是把她留在李家坡,享受荣华富贵。

虽然阿嫲像是普通华夏老人一样愿意在别墅前后种满各式各样的菜,把一栋千尺豪宅变成老家的祖屋,袁伟没少因为这事儿发脾气。

但现在回想起来,那栋前后院子里都是瓜果蔬菜的别墅充满了无数的回忆。那才是家的模样,其他地方根本就不是家。

自从阿嫲得了老年痴呆后,病情逐渐加重。甚至几年后她忘记了自己,可是她还会打理菜园子。

有点地儿就要种菜,这是根治在华夏人骨子里的事情。

哪怕老人家忘记了自己唯一的骨肉亲人、忘记了自己的存在,如同孤魂野鬼一般,也下意识的去打理菜园子,一丝不苟。

这几年袁伟每每回到李家坡,坐在菜园里看着阿嫲。

而阿嫲则看着蔬菜,脸上满满的微笑。

只有在家的时候,袁伟才会觉得安宁。在外打拼的狠厉、勇悍都荡然无存。一颗心很安静,是人生很少有的享受。

阿嫲不让任何人动她的菜园子,甚至照顾她的保姆不小心碰了菜苗,都会被大骂一顿。阿嫲也不给别人吃她种的菜,只有袁伟回来,她才会采点青菜,混着芋子和糯米粉做好给他吃。

做出来的东西并不好吃,阿嫲的动作已经不像是年轻时候那么利落,甚至已经不记得自己是谁。但是她还是凭着本能在种菜、给自己做最好吃的菜。

要是吴医生能治好阿嫲的老年痴呆就好了,袁伟看着阿嫲,静静的想着。

虽然生活肯定回不去从前,也不可能回到从前。

但是那并不重要,阿嫲能认出自己,摸着自己的头叫一声“伢”,比纵横四海,人人惧怕强百倍。

自己这是老了吧,袁伟看着天色渐亮,笑了笑,心里想到。

来到剑协医院,阿嫲在完成相关检查后就做了手术。手术时间很短,不到一个小时。和袁伟想象的、了解的完全不一样。

李家坡的医疗水平很高,针对于阿嫲的老年病,袁伟每年要带她做两次体检。体检后医生的陈述袁伟都能背下来了,每次都一样。

可是剑协医院的手术和李家坡SingaporeGeneralHospital的医生说的完全不一样。

手术切口只有不到3cm,术后第二天阿嫲就能下地行走,复查结果袁伟要了一份发给SingaporeGeneralHospital的医生看。

按照他们的说法,二尖瓣关闭不全已经得到了极大的恢复,这是奇迹。

希望奇迹会继续发生吧,袁伟心里想到。

喜欢医者无眠请大家收藏:()医者无眠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医者无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妙书酷只为原作者真熊初墨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真熊初墨并收藏医者无眠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