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心灵猎人”剧组工作人员正在经历着难以置信的震撼与错愕,关于霍顿与埃德蒙德、关于蓝礼的表演,纷乱的思绪正在持续不断地涌动着,短时间之内恐怕难以消化,他们需要一些时间,让自己沉淀下来。

然后,他们就意识到了蓝礼的异常。

再然后,他们就注意到了鲁妮的动作。

鲁妮轻手轻脚地在蓝礼身边躺了下来,脸颊贴在冰冷的地面上,丝毫不担心人来人往的地板可能布满细菌,就这样面对面地与蓝礼形成对视,两个人都蜷缩成为婴儿的模样,就好像没有长大的孩子一般。

剧组现场越来越多人注意到了如此场景,视线不由开始交换,面面相觑之间流露出疑惑,然后不由恍然大悟,那些猜测和揣摩在眼神之间来回涌动着,但出人意料地,现场并没有雀跃激动地开始八卦,而是……流露出了一种温情脉脉的欣慰与了然,惊喜意外的眼神背后,更多还是悄悄泛起的温暖。

不由自主地,就这样静静地注视着如此场景,明知道自己应该移开眼睛,却忍不住带着笑容地再次望过去,因为这幅美好曼妙的画面而温暖融化,仿佛这就是全世界最动人也最浪漫的时刻,沉浸其中。

然而,鲁妮和蓝礼却似乎根本没有感受到那些视线,又或者是感受到了眼神却毫不在意。

鲁妮没有说话,只是专心致志地看着蓝礼的眼睛,五官的神情放松下来,没有上扬嘴角,那种熟悉的清冷又再次回到脸庞之上,但眼神里的专注与温柔却让她的眉眼都柔和下来,细细地用眼神描绘着蓝礼的五官:

汗涔涔的额头黏着着零散的碎发,整齐服帖的发型也就变得凌乱狼狈起来;干涩的唇瓣没有任何血色,越发映衬出脸颊的苍白,似乎隐隐约约可以触碰到皮肤底下的脆弱,只需要一阵轻轻的微风就可能飘散。

深邃的眼睛蒙着一层薄薄的水雾,瞳孔似乎没有能够完成对焦,茫然而迷惘之中的困惑如云似雾地氤氲开来,疲倦与痛苦纠缠在一起的困乏始终萦绕在眉宇之间不曾消散,似乎就连呼吸都变得若有似无起来。

轻轻地,再轻轻地,鲁妮放缓了自己的呼吸,与蓝礼保持在同一个频率上,安静地守候在蓝礼的身后。

滴答滴答。时针正在转动的声响,在耳边逐渐放大,整个世界似乎都安静下来,只剩下他们与时间的存在。

噗通噗通。然后慢慢地,心脏地跳动声音就逐渐变得清晰起来,如同地球的脉动一般,轻轻敲打着耳膜。

“你可以听到吗?”

蓝礼终于开口了,轻盈而温柔的嗓音微微有些沙哑,咬字略显含糊,却依旧保持着发音的饱满与正确,似乎依旧能够捕捉到霍顿的影子,但那抹影子正在逐渐消失,只是残留下一道袅袅的尾巴渐行渐远。

鲁妮没有立刻回答,而是专心致志地倾听着,“那是血液流动的声音吗?”

她听到了。

蓝礼嘴角的弧度轻轻上扬了些许,而后又再次平复下来,没有肯定却也没有否定,只是静静地倾听着那汩汩流动的声响,但到底是血液流动的声音,还是空气穿过管道的声音,亦或者是地球呼吸的声音,就无法确定了。

等待许久,鲁妮似乎真正捕捉到了那些声音的脉络,不由唤醒了儿时的记忆,眼底流露出了一抹笑容,“很小很小的时候,我不太确定,三岁?还是四岁的时候?有一天,凯特捉弄我,故意趴在地上,把耳朵贴在地面上,然后告诉我,她可以听到巨龙的嘶吼声,我也迫不及待地有样学样,试图寻找巨龙的足迹。”

蓝礼的焦点和焦距缓缓聚集起来,落在了鲁妮的眼睛之上,专心致志地倾听着故事。

“你知道吗?我真的听到了,我听到了一连串稀奇古怪的声响,就好像巨龙正在咆哮一般,这让我大开眼界、兴奋不已,反而是把凯特吓到了,她以为我在故意恶作剧闹她,真的生气了,不断呵斥我的胡闹,让我快点结束我的把戏。”

“当时,我很委屈,因为我真的听到了;而且,明明是凯特先说她听到的,为什么我也听到了她却不开心呢?后来,我告诉了父亲——当然,他以科学的视角向我解释,那是因为暖气的运作导致的声响,我却无法理解,我始终固执地相信着,在我家的地底下,隐藏着一只巨龙,他被困在了那里,他需要帮助。”

并不复杂的一个故事,蓝礼却可以在鲁妮的眼睛里找到星辰的光芒,那种发自内心的热情与雀跃正在缓缓流淌出来,这让蓝礼的心情也不由跟着飞扬了起来,“后来呢?巨龙是否破牢而出拯救公主呢?”

“我相信巨龙已经冲出囚笼了,但遗憾的是,我不是公主,所以,他没有前来拯救我。但问题也在于,我不需要拯救,我只是需要一个陪伴着我一起披荆斩棘的战友,否则,独自奋斗可能会有些孤独。”

鲁妮眼睛明亮地注视着蓝礼,无需赘言,这就足以说明一切,“你呢?你是否也拥有属于自己的巨龙呢?”

“当然,我在很长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怀疑自己是楚门。”蓝礼的话语让鲁妮瞬间就明白过来,“楚门的世界”,“但有点类似于’黑客帝国’版本的,我们都被操控着,我们都试图挣脱枷锁,但只有少数人能够成功。所以,我猜我把另外几个霍尔都带坏了,我们的破坏面积有些大。”

鲁妮的眼底也跟着满溢出了笑容,“摧毁了一个世界,才能够构建一个世界,这就是我们的工作内容。”

演员的工作内容,如此解释,似乎也没错。

蓝礼的嘴角越发放松了下来。

鲁妮这才开口询问到,“你现在感觉如何?”

“如果我说,我现在感觉非常美好,就是一种……”蓝礼认真思索片刻,寻找着合适的词汇,“就是美好地感觉着糟糕透顶。”

“你是说,美好地感受灾难?”鲁妮询问到。

“差不多,美好地感受毁灭。”蓝礼格外真挚——

对于霍顿来说,这是一场堪比灭顶之灾的痛苦体验,而蓝礼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,但同时他也感受到了作为演员完美诠释角色的那种畅快与幸福,久违地再次感受到了难以抑制的亢奋,忍不住细细品味。

这也是他依旧躺在地上的原因:不是因为精疲力竭——好吧,也许部分是因为如此原因;也不是因为入戏太深,更多是因为反复咀嚼,他真的好久好久没有体会到这种表演的快感,游离在现实与虚幻之间的朦胧,所有的纷纷扰扰全部消失,只剩下他和他的角色,如同在探索一个全新世界一般。

又痛苦又美妙。

蓝礼正在慢慢品味着这种矛盾而错杂的情绪,他需要一点时间,只是一点点时间,就好像孩子正在寻找巨龙的时刻,让想象力描绘出那些场景与画面,然后寻找到纯粹而简单的快乐,不需要任何附加的东西。

鲁妮轻轻颌首,她完全能够明白这种感觉,但她没有说话,没有试图解读蓝礼,只是让蓝礼安静片刻,然后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告诉蓝礼,她随时都在。

“我又回想起了表演的快乐,我的意思是,当初成为演员的理由,我和你说过自己当初希望成为演员的原因吗?”蓝礼主动分享到,鲁妮微笑地摇了摇头,侧耳倾听着,“我好奇其他人的人生,就好像魔法一样,你可以进入不同的人物、创造不同的世界、体验不同的人生,用自己的理解与感悟来呈现世界。”

“就好像霍顿的世界,还有埃德蒙德的世界。我并不会试图理解他们,但至少我能够知道,世界如此之大,还有这样的人生,也有那样的人生,每个人都能够在自己的道路上,构建出最适合自己的人生。”

说着说着,蓝礼的眼睛也再次明亮了起来,就好像……那种激情与生机正在重新破土萌芽,并且茁壮成长。

熟悉的蓝礼,跟随着霍顿的崩溃,再次回来了。

站在镜头或者舞台之上,全心全意投入表演之中,为了表演而痴狂,因为表演而热情,只是为了表演而生,这才是最真实也最美好的蓝礼。

“同时,你也可以构建出属于自己的人生。”鲁妮轻声说道,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蓝礼,仿佛这就是她的世界。

蓝礼轻笑了起来,“如同过山车一般的人生。”

“惊险刺激,却总是能够看到不同的风景。”鲁妮顺着话头说道。

蓝礼轻轻颌首,却没有再继续说话,而是缓缓闭上了眼睛,“我需要休息一会,就一小会,你可以在旁边陪着我吗?”

“嗯。”鲁妮坚定不移地回答到。

蓝礼和鲁妮就这样躺在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,蜷缩成为虾米的模样,双双闭上眼睛,似乎进入了梦乡。

整个剧组片场的工作人员都惊呆了,有些不知所措,他们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理:难道不能到沙发或者床铺休息吗?为什么要躺在地上?

但内森制止了工作人员上前打扰的动作,用眼神示意他们:没有关系,不用担心,蓝礼只是需要一点时间。

那些诧异和奇怪的视线之中,有人可以发现,蓝礼的手指与鲁妮的指尖触碰在了一起,将两个人连接起来。

喜欢大戏骨请大家收藏:()大戏骨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大戏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妙书酷只为原作者七七家d猫猫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七家d猫猫并收藏大戏骨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