冉柔看着桌子上一大簇鲜艳的玫瑰花儿发愣,上个周末,她跟林英杰两个人去了香港,将那套令她心神不宁的首饰存在了维多利亚银行,以及一些其他私密的东西都存在了保险柜里。

是用林英杰名义开户,而且林英杰很大度的将保险柜密码授权给她,换句话说,这个保险柜,只有林英杰和冉柔两个人在场才能打开。

随后两个人在香港玩儿两天,就在这期间,林英杰向她求婚了,不过冉柔并没有答应表示再考虑考虑。林英杰当然很失望,但他表示会一直等待。

晚上冉柔本来想补偿对方,可是在最后的时候却没有了兴致,借口自己身体不舒服,林英杰老老实实的走了!

看见林英杰有些落寞背影,冉柔的心一软叫住了对方,当天晚上林英杰在冉柔的房间里过夜,可是冉柔一点感觉都没有,就在这时她想起了我,闭上眼睛,把正在她身上驰骋的林英杰幻想成了我,这才逐渐有快感!

可没想到有感觉的时候,林英杰却半路停车,弄得冉柔真有些不上不下,总之这一趟香港之行就像从仓促的开始,又仓促的结束了。

而今天一早,她就收到林英杰送给她的玫瑰花,说实话她跟林英杰之间的关系,远没有达到谈婚论嫁,只是比普通男女朋友稍好一些。

林英杰的条件很优秀,可冉柔不知为什么,始终跟对方不来电,或许就是缘分吧,在心中暗暗琢磨。

看了看这簇玫瑰花,嘴角露出一丝苦笑,单身了这么多年,好不容易遇到一个爱自己的人,还是嫁了吧,有个声音在她心中,不断的催促着。

可不知为什么,冉柔的内心却抗拒着这个想法,轻轻叹口气,将这一簇玫瑰花放在地上。

上午郑伟过来,将刘全有的事情汇报了一下,据说是,国纪委接到举报,说刘全有贪赃妄法,曝敛财富,鱼肉乡里,据说前几年有一桩矿难跟他有关系,所以国纪委来调查他的事情。

冉柔问有没有其他方面的情况,话语当中的潜台词就是想问问郑伟有没有牵扯到其他人,而郑伟的答复是,目前并不清楚,而且省纪委也没有参与到其中!

郑伟走了之后,冉柔暗暗琢磨,刘全有绝不是小事情,否则的话,国纪委绝不可能对一个小小的副地市级干部如此上心,而且省纪委都插不上手,看来刘全有的问题,非同小可,想到这里冉柔轻轻打了一个冷战。

犹豫了一下,拿起座机打了个电话,带着亲热的语气说,张处长我是冉柔,有事情想跟廖书记电话里汇报一下,不知道廖书记有没有时间?

对方让他等一下,过了一会儿,电话里传来熟悉的声音,问冉柔有什么事情?

冉柔说有些事情想跟您汇报一下,捡了几个重要的事情,做了个简单的汇报,随后又说起刘全有的事情!

冉柔说,国纪委没有打招呼,就把刘全有带走,这给南华市制造了不少紧张空气,而且说什么的都有谣言满天飞,弄得人心慌慌,好多工作都不能及时开展,所以想跟省委沟通了解一下刘全有的情况,也好给其他人一个说法。

廖书记在电话里沉吟了几秒钟说道,关于刘全友的事情,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定论,但是作为他的秘书,能在一个灶台里藏2000万,想必刘全有自己也不是很干净。

听到这句话,冉柔的心猛的跳了几下,随后笑着说道,听说是因为前几年南华市的一起矿难,不是已经对矿难有定性嘛,怎么这一次又翻了出来?

廖书记在电话里笑着说道,上边的事情你还不清楚,想起一下是一下,有人上访到中央,有个主要领导批示,要把这个矿难调查清楚,还有就是刘全有秘书的事情,这两件事情合在一块,他不倒霉,谁倒霉?

冉柔听到廖书记的语气非常轻松,心总算稍稍安定下来,随后又说道,国纪委这一次调查刘全有没有经过省,也没有经过市,是不是有点不符合规定的?

廖书记在电话里说道,关于刘全有的问题最终还是要通报省和市的,同时更需要省和市共同来协查,再等几天吧。

冉柔听到这句话,总算吃了颗定心丸,因为对方说的很清楚,刘全有的案子最终还是要经过省里和市里,只要经过省和市这个案子就不会走样!

两个人又聊了两句,紧跟着对方说出的话让她吃了一惊,曲江辉也不是个啥事情,这个人的工作能力还是有的,不能因为这个事情就不让他工作了,还用还是要用起来,你跟他好好谈谈,只要认识到错误写个检查,让他不要背包袱继续工作,这一两年间南华市社会秩序好转,他还是有一定功劳的,让他继续努力工作……!

放下电话冉柔觉得有些莫名其妙,一个省委书记竟然关心起一个公安局长,尽管挂名副市长,这实在有些出乎意料了!

而且她也知道曲江辉被停职的原因,而且省厅还有省政协都知道了,闹的事情挺大,可是省委书记却本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态度,这就耐人寻味了!

她考虑了一下拿起了电话……!

我的座机响了,拿起来是冉柔的电话让我到她的办公室,接到冉柔的电话,我挺突兀因为自从那一夜之后,我跟她之间的联系几乎中断。有什么事情都是市委办通知,作为私下两个人之间的交流几乎没有了。

我想问什么事儿,但冉柔直接挂了电话,我拿着电话,听着里面嘟嘟的忙音,嘴角露出一丝苦笑……。

我走进她的办公室,冉柔站起来指了指对面的沙发,就这样我们两个人坐在了沙发上。

我还没说话,冉柔直接开口道,最近干部的情绪有些不太稳定啊。

我笑了笑端起茶杯慢慢吹着杯口氤氲的热气,紧跟着冉柔说,关于刘全有的问题,现在干部们传的很多,而且有些都是毫无根据的胡乱猜测,对于这件事情,我们一定要谨慎对待。

我点了点头说她考虑的对,随后冉柔接着说道,尽管刘全有的问题到现在还没有定论,但我们要给下面干部和群众造成一个印象,那就是我们绝大多数的干部和领导都是清正廉洁的,更是奉公守法的,所以她建议在全市范围内开一个廉洁教育大会,不光市里边的干部要参加,县里边的干部也要参加。

我说冉柔这个想法非常正确,我们确实应该以正视听,从正面来宣传我们的干部,同时也可以开一个表彰会,推出几个正面典型,让他们巡回演讲自己的事迹,用他们的言行,来带动下边干部。

冉柔说我的想法很好很对路,接着又说,她打算以党校作为廉洁教育基地,开展一次廉洁教育干部轮训活动,而且层面要广,涉及面要大,真正让廉洁教育,深入到每个干部心中。

就这样,我们两个人讨论了一番,制定了一个关于廉洁教育轮训的初步方案,打算在下一次在常委会上提出。

做完这个事情后,冉柔又说到曲江辉,问我对于曲江辉的处理意见!

听到冉柔说这个事情,我的心不禁猛的跳了一下,看来她叫我来的重头戏是在这儿,而不是什么廉洁教育培训!

冉柔对于曲江辉这件事儿报的是什么态度?她准备如何对待曲江辉?我心中暗暗琢磨着,而且我估计冉柔准备对曲江辉采取强硬的措施,到时候可就糟了!

对于曲江辉我肯定是死保到底,因为曲江辉是我要过来,而且做事情一直尽心竭力,我决不能让他没了下场!

我考虑了一下说道,刑讯逼供这件事情,确实是曲江辉做的不对,但是他对南华的社会治安以及社会风气的扭转做出了非常大的贡献,这也是有目共睹的,尤其,最近的社会治安的好转更是得到了老百姓的交口称赞。

我觉得这一点小事情,不应该完全抹杀他的全部功劳,甚至可以说瑕不掩瑜。

再有关于韩老六这个人,我也了解过,此人无业,曾经犯过盗窃伤害等罪行,被劳教过,更坐过牢。

而且上一次,他竟然带领人公开袭警,而且开枪造成两名警察,现在在医院治疗,其中一个现在还在重症病房。

这样的人简直可以说是社会的残渣和败类,我们的法律是保护奉公守法的公民,而不是给这些罪恶分子当保护伞的。

尽管我不是曲江辉,但对于这样的犯罪分子,我的观点就是,必须严惩而且绝不姑息。当然,曲江辉刑讯逼供的手段,确实有一些过分,但我们更要了解整个情况之后,再综合的评价他这样的行为。

而不是上纲上线,揪住这件事儿就死追猛打,完全否定曲江辉这个人,否定曲江辉的工作,否定曲江辉取得的成绩……,我跟冉柔说着,同时注意他的表情,冉柔听得很认真,但脸上看不出任何端倪……。

喜欢窥情:官心计请大家收藏:()窥情:官心计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窥情:官心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妙书酷只为原作者宦海一明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宦海一明灯并收藏窥情:官心计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