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从瓦尔登出宫建衙,谢绝了一切的采访与出席,难怪茜希认不出来,可是当她知道了,心下又惊又喜,只要他愿意帮助李那一切都变得简单了啊。

“舅舅,您这劳师动众的,竟然连您私人卫队都出动了,是要接恃外国来宾吗?”

看到凯特,波古兰公爵身上的气势完全散去了,脸上出现了若有似无的笑容。虽然凯特是公爵的侄子,可是人家的影响力在哪,单单亲王的官衔就在自己之上的。

“我亲爱的凯特,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啊?我没有接待什么外宾,而是捉拿伤害你表弟的凶手。”

“哦?伤害表弟的凶手?表弟怎么了?受伤了吗?”

“这个……”

要让老公爵说出自己儿子差点变成太监,这张老脸也没处放了,只能含糊其辞的说:“你表弟受到重伤,都是这些家伙干的,尤其是站在中间的那个年轻人,为了皇家的声誉,我必须把他绳之以法。”

“臭老头你放屁,是你儿子太卑鄙下流无耻了好不好。”柳燕妍站在后面忽然用荷兰话吼了一声。

“你们还愣着干什么,还不把他们给我抓起来,一会发起疯来伤到了瓦尔登亲王该怎么办?”公爵也吼了一声,几个卫兵作势向前。

“啪。”紫罗兰一巴掌拍到了站在走在最前面的那个卫兵,怒斥道:“还有没有纪律,在亲王面前竟然还想行凶,我看你是想让老公爵颜面扫尽啊。”

奥古兰公爵脸色一沉,打狗看主人这种事情他也懂,不过此刻他还是把怒意咽了回去说:“紫罗兰小姐,原来你也在这里啊!昨日我还和你父亲奥德西总理下棋呢。”

奥德西总理,众人再次愕然。

柳燕敏赶忙看向了紫罗兰,这个女人竟然是奥德西的女儿,惊讶之余也是惊喜异常,一个亲王一个总理,李昊天这次应该可以脱险了吧。

呆然凯特皱了皱眉头说:“舅舅,这些人都是我的朋友,你说的中间那个还是我在欧若思深造时的舍友,他们怎么会是伤害表弟的凶手呢?”

“这个……”

公爵知道凯特是尤其偏袒他们,可是他的手里真的没有什么证据,只能把牙一咬说:“这是你表弟亲口告诉我的?”

“哦?看来表弟没有生命危险,那我就放心了,不知道表弟伤在哪里呢?”

公爵脸色一紧说:“你知道,这些人差点断了我的血脉,现在赫尔斯还在抢救中,他随时有可能都不能生育,凯特,我是你亲舅舅,你要明白我必须维护奥古兰一族的尊严。”

“尊严。”凯特哼了一声脸色也沉了下来,“舅舅你指的尊严是什么?恃强凌弱,以强权打击外国友人?你知道你的好儿子赫尔斯都干了些什么?”

“他能干什么?我知道他只是和这些家伙不和?没想到就被弄得差点残废了。”

“他想对人家姑娘意图不轨,斯三番五次的找他们的麻烦,”

凯特忽然吼了一声,一指李昊天一行人接着说:“他们只是来欧若思留学的中国学员,赫尔只是为了满足他的无限邪念,我知道舅舅你的家教甚严,怎么会放任赫尔斯到着地步,你知道这次为什么会受了那么可耻的伤吗?如果说重一点的话,那根本就是自食其果。”

凯特滔滔不绝,把赫尔斯说有恶性全都描述了一遍。

茜希一直在李昊天耳边给他做着翻译,李昊天越听心里越是感动,越听底气越足,真想上去给凯特一个大大的拥抱,这哥们太他妈的够意思啦。

奥古兰公爵的脸色变成了五彩斑斓的彩虹,简直是阴晴不定,听到最后仅仅的握住了拳头,大吼了一声:“这个畜生,奥古兰家族的声誉全都给他丢尽了。”众人长处一口气,看来事情出现转机了。

不过把自己亲生儿子的男人命脉给损坏了,这让公爵怎么也接受不了,一时间又气又怒不知道该如何发泄情绪了。

胡霹雳这时候站了出来对公爵用一口流利的荷兰话说:“公爵先生,如果您不介意的话,我可以让爷爷来给赫尔斯公爵诊治一下。”

公爵眉头一皱说:“你爷爷?他有把握吗?”

“舅舅,这位女士的爷爷就是英武馆的狐达子老先生,您觉得他有没有把握呢?”凯特脸上重见笑容。

公爵瞬间重拾希望说:“既然是狐达子先生,也许赫尔斯还有救,那真是有劳老先生了。”胡霹雳微笑点头。

李昊天这才知道,原来狐达子不仅一身功夫出神入化,就连医术也是相当高明的。

凯特点了点头说:“舅舅,既然这样,我是否能带着我的朋友去家里叙叙旧呢?”

事到如今,奥古兰公爵也不能在说些什么了,一个是瓦尔登亲王一个是总理的千金,最重要的是自己儿子无礼在先。最后公爵长叹一声,只是挥了挥手鸣金收兵了。

凯特的保镖车打头阵,然后是他的加长世爵,在后面跟着的是装样子两辆车,只不过李昊天己经坐进了凯特的座驾里了。

坐在世爵里,李昊天打量了这车一番,心想果然豪华的不像话啊,他转头看了看凯特,正一脸笑意的想着什么。

“为什么要这么帮我?”李昊天一脸的好奇。

“你是我的舍友啊,我自然要拔刀相助了,”凯特一副够义气的样子。

知道人家不愿意说,李昊天也不再多问了,只是说:“要我怎么报答你呢?”

“那以身相许好了。”李昊天瞪大眼睛,惊愕的看着凯特。

凯特悠然一笑说:“开玩笑了,只要你回国以后记住我,给我发个电子邮件之类的就足够了。”

李昊天沉默了,他似乎看到了凯特眼里深深的不舍,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迎上心头,他赶忙晃了晃脑袋不在去想烂七八糟的东西了。

“其实我们要是今天走了,你会少很多麻烦的。”

“难道你就不想去我家里看看么?”

“想,凯特,你可是亲王啊,基本上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,我又何德何能让你这样照顾呢。”

凯特露出一丝苦笑:“亲王很至高无上么,可是连个朋友都没有啊。”

凯特的眼底流露出深深的哀伤,李昊天一时觉得十分同情这个朋友,也不希望这种郁闷的气氛在蔓延,于是他直接拦住了凯特的肩膀笑道:“行了,你这不是有我了么,只要你想我了,我就飞过来看你,当然了你无聊的时候也可以到中国去找我啊。

凯特的身体明显的一颤,深蓝色的眼睛紧紧盯着李昊天的面容,久久露出一个笑容说:“好。”

一个小时的车程,终于到了郊外一座庄园似得城堡里,米白色的建筑让李昊天身边的这几个女人差点尖叫出声。

谁不愿意当公主,谁不愿意成为王子的爱人,可是这些女人己经找到了心目中的王子,凯特的居所在豪华她们依旧挨着那个色迷迷的男人。

凯特让李昊天到他的宫殿里来,一是为了给众人践行,更重要的还是为了保护他们的安全,因为凯特决定要用他的私人专机送众人回去。

柳燕敏觉得太不好意思了,直摇头说:“谢谢凯特你的好意,但是这样太不合适了吧,动用荷兰皇室的飞机,我们不能那么做,只要有直达的客机就可以了。”

紫罗兰坐在凯特旁边说:“你们就不要客气了,凯特的决定是连女王陛下都改变不了的,何况你要不接受,会狠狠伤害凯特的心啊,”

紫罗兰说的意味深长,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李昊天。

李昊天不好意思的站了起来对紫罗兰深鞠一躬说:“以前真是不好意思,总是出言冒犯你。”

“哟?原来你也这么欺软怕硬啊。”

“嘿嘿,我谢你可不是因为你是总理的女儿,而是瓦尔登准亲王夫人啊。”紫罗兰脸上瞬间荡起了一丝巢红,满怀信心的看向了凯特。

而凯特却是假装没有听到对李昊天说:“真的要明天离开么?”

李昊天点点头,眼睛扫过柳燕敏,他知道自己身上可是带着任务的,只有把那个软盘交回国家手里,自己才算真正的松了一口气,于是说:“是的,在荷兰也呆了很久了,回去还有事情的,昨天我家里的兄弟就己经给我打电话了。不瞒你凯特,我也是很忙的哦。”

“哈哈。”凯特轻声叹了口气然后兴致盎然的说:“今晚,在我花园设宴,希望所有人玩的开心。”众人应承,于是在夜幕降临的时候,瓦尔登公爵宫殿后花园开启了盛大的筹火狂欢。

此时此刻,没有任何的国籍限制,没有任何的民族分歧更没有任何的阶级矛盾,只是一群朋友一群兄弟在一起简单的吃吃喝喝大声唱歌大碗喝酒。

各种美食摆满了桌子烤肉的滋滋声让人食欲大开,佳酿的香醇让众人醉生梦死。众女之间也没有了芥蒂,甚至和紫罗兰在起义吃喝玩闹。

而男人们举杯相互庆,共叙兄弟情义。

凯特同样喝了很多的酒,因为他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,他宁愿不去想归于平淡的明天,不去想心爱的人即将离开,他只是喝酒和众人大杯大杯的喝酒只想把最快乐的时光停留下来。

喜欢情燃官场:红粉仕途请大家收藏:()情燃官场:红粉仕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

情燃官场:红粉仕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妙书酷只为原作者老衲偷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衲偷香并收藏情燃官场:红粉仕途最新章节